中国机械工程学会铸造专业技术资格认定中心,欢迎您的访问 !

通知及简讯

浅谈我国工程师职称评价的现状及铸造工程师水平认定的发展趋势

发布时间:2016-10-28    浏览次数:1051

浅谈我国工程师职称评价的现状及铸造工程师水平认定的发展趋势

刘秀玲 (中国机械工程学会铸造分会,辽宁 沈阳 110022)

 

一、引言

我国自1993年逐步推行职业资格证书制度以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推出了100多项职业资格认证。随着社会的进步和从业人员素质的提高,大部分的职业资格证书近两年退出了历史舞台。相对比职业资格,工程师是对从事工程技术的人员职业水平评定的一种方法,工程师职称是我国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是对专业技术人才的管理方法,一直沿用至今。

长期以来,工程师资格认定工作是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一项职能,根据国务院职称制度改革政策,这项职责即将转移给行业组织。2015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中,将从事铸造的工程技术人员的职业名称定义为“材料成形与改性工程技术人员”;职业描述为:从事铸造、锻压、热处理及表面处理等成形与改性技术研发、工艺设计、材料及产品测试、装备设计、生产指导、技术管理的工程技术人员。2015年7月16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中国科协所属学会有序承接政府转移职能扩大试点工作实施方案》,其中对工程技术领域职业资格认定工作的要求是“中国科协所属学会围绕推进科技人才评价专业化、社会化的总要求,突出学会专业属性和技术优势,重点开展专业技术人员水平评价类而非行业准入类职业资格认定……”,根据科协承接政府转移职能试点工作要求,在中国机械工程学会的领导下,中国机械工程学会铸造分会启动了铸造工程师水平认定工作。

 

二、我国工程师评价机制的现状突出问题

我国工程师的主要从业环境为企业和科研院所,一般大型国有企业和科研院所具有职称评审权限,没有评审权限的国有企业一般参加地方人社局组织的职称评审;私有企业只有地方人社局职称评价一个途径,外资企业基本上没有职称评审渠道。有职称评价权限的单位一般会评定专业职称,地方人社局统一评定工程类工程师,不具体到专业。

21世纪尤其是2005年后,中国进入高速发展时期。2007年,中国GDP超越德国,排名世界第三,2010年,中国GDP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与此同时,中国也创造出多项世界第一:中国汽车产销量连续4年排名世界第一,超过1800万辆;2010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一造船大国;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一装备制造业大国。诸多第一的背后,除了归功于改革开放外,工程师质的飞跃是其中不可忽视的主要原因。

毕业于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的工程师正处于个人发展的黄金期,依靠“20年磨一剑”的积累,工作能力和创新能力的质变,成为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主要推动者。为维持中国的加速发展,需要培养更多的优秀工程师,需要更多的优秀人才选择工程师职业,但目前的实际情况却不容乐观,应该说传统的工程师职称评价办法在计划经济时代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计划经济时代延续至今的职称评价体系存在突出问题。“国家人才发展规划专题研究报告”指出, 这些问题主要表现为:1人情文化的影响性与行业标准及法规政策的欠缺性,致使评价的专业性大大降低, 评价结果的真实性大打折扣。2理论科学的虚弱性与技术手段的不足性:原创性不足、大量照搬国外经验方法,无法发展适合我国国情的人才评价体系,评价工具数量缺乏、质量不高,评价手段不足。3人才评价主体素质和专业性的不足及概括统一的评价标准使人才评价浮于形式。4主观定性的评价方法,过程繁杂的评价程序,检验不利的结果应用,致使评价效果事倍功半。5人才评价的社会化与市场化机制不足,人才评价过程的制约机制尚未建立,评价主体与客体之间的责任机制与沟通机制还未形成,孤立的人才评价活动导致人才评价的范围局限、应用狭窄。

三、专业技术人才职称评审制度的问题逐渐暴露

目前我国现行的职称制度面临与国际接轨的挑战,逐渐暴露出问题和弊端,根据“国家人才发展规划专题研究报告”内容,突出问题概括如下:一是重评审、轻聘用,用人单位和专业技术人员十分关注技术职务任职资格的评价,忽视取得任职资格后的聘任上岗工作,以评代聘、评聘不分,把评价与职位需要合而为一,使用人单位难以根据职位要求选择适合本岗位需要的专业技术人才,也削弱了职称评价的激励作用。二是重条件、轻能力,用任职套件替代实际能力。 在职称评价中刻意把外语、计算机、论文、学历作为评价的先决条件,这样势必造成生产和工作在一线、有能力、懂技术、擅管理、业绩突出的年轻的专业技术人员得不到职称资格,从而压制了优秀中青年人才的脱颖而出,严重挫伤了一部分专业技术人员的工作积极性, 也导致了买文凭、假论文现象的发生。

以上种种现象的存在,严重影响了职称评审工作的社会公信力,造成了职称贬值现象,制约了职称工作的杠杆调节作用和竞争激励机制,已经不适应市场经济的发展。

 

四、我国人才评价的发展趋势

我国正在建立以岗位职责为基础,以能力和业绩为导向,科学化、社会化的人才评价机制,主要趋势概括为:1.评价主体多元化,对人才分类评价,党政人才队伍、企业管理人才队伍、专业技术人才队伍、高技能人才队伍对应不同评价主体。专业技术人才队伍,重在建立业内认可和社会认可的人才评价机制。2.评价内容标准化。3.评价手段科学化。

基于对以上问题的认识,中共中央、国务院不断推进技术职称改革。

2003年12月26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人才工作的决定》指出,我国人才工作正处于需要进一步整合力量、全面推进的重要阶段。发展和规范人才评价中介组织,在政府宏观指导下,开展以岗位要求为基础、社会化的专业技术人才评价工作。积极推进专业技术人才执业资格国际互认。

2014年2月,中国科协学会学术部收到《关于学会有序开展工程技术人员职业资格具体认定试点工作的函》(人社专技司函〔2014〕18号),其中明确说明:“我们积极推动中国计量测试学会、中国消防协会、中国机械工程学会开展首批工程技术人员职业资格具体认定工作试点,并逐步扩大由学会承担具体认定工作的职业资格范围”。

2015年5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二次会议。

会议指出,中国科协所属学会有序承接政府转移职能扩大试点工作,要围绕服务改革需要,以科技评估、工程技术领域职业资格认定、技术标准研制、国家科技奖励推荐等适宜学会承接的科技类公共服务职能的整体或部分转接为重点,加强制度和机制建设,完善可负责、可问责的职能转接机制,强化效果监督和评估,尽快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模式。

2015年5月16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中国科协所属学会有序承接政府转移职能扩大试点工作实施方案》,其中对工程技术领域职业资格认定一项工作的要求是“围绕推进科技人才评价专业化、社会化的总体要求,突出学会专业属性和技术优势,重点开展专业技术人员专业水平评价类而非行业准入类职业资格认定工作。 

 

五、铸造工程师水平认定工作进展

为了发挥学会在科技人才评价中的作用,在中国科协的领导下,中国机械工程学会启动了机械工程师职业水平认定工作。中国机械工程学会铸造分会于2014年7月启动了铸造专业技术人员职业水平认定工作,并确立了“以职业水平认定为龙头,以继续教育为主体”的指导思想。把认定工作的重点放在工程师能力和素质的不断保持和提升上。立足国内,面向国际,不断探索专业人才成长之路。

2015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中,将从事铸造、热处理、塑性加工和表面处理的工程技术人员的职业名称定义为“材料成形与改性工程技术人员”。材料成形与改性(铸造)工程师职业水平认定工作是对铸造技术人水平评定的办法之一。

中国机械工程学会铸造分会于2015年和2016年共进行了两期材料成形与改性(铸造)工程师的考试和认定工作。天津、江苏溧阳、浙江温州、山东青岛四个考区、五个考场的142名铸造技术人员参加了考试,112人通过了笔试,106人通过了专家面试,最终有103人符合材料成形与改性(铸造)工程师职业资格认定条件,获得了认定证书。 

继续教育是科技社团面向行业开展服务的一项重要工作,工程技术人员和技术工人的继续教育工作正在规划过程中。

材料成形与改性(铸造)工程师职业水平认定工作和铸造行业职业发展教育是学会重要的一项本职工作,关系到学会改革与发展,具有很强的后续性。

国家正在引导工程师职称评价朝着科学化的方向发展,这是科技社团的大好机会,这样的机会不会唾手可得,必须清楚的领会中央职称改革的意图,了解工程师职称评价的历史轨迹,扬长避短。因此,工程师职称评价和职业水平认定这项工作须做到经得起社会的考验、经得起国际的考验、经得起历史的考验。

 

六、铸造工程师水平认定趋势

目前铸造工程师水平认定工作以企业(部分)自主评价和行业组织评价双轨运行,根据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文件精神,专业工程师的评价工作将会在政府的宏观指导下,遴选具备能力要求的科技社团,经有关政府部门审核确认,承担水平评价类职业资格认定工作。从发展趋势上看,科技社团将是专业工程师评价的主体。铸造工程师将会在同一评价标准、科学的评价办法的前提下逐步形成“民主、公开、竞争、择优”的评价体系。与国际接轨是铸造工程师职业水平认定工作发展的必然趋势。